二月初二,這日一大早清舒就開始忙活了。一個上午做了芙蓉糕、水晶糕、酥餅以及小麻花等吃食。

  走出廚房的時候,清舒額頭都起了汗。

  紅姑遞了帕子給她擦汗,然后笑著說道:“太太,今兒個沒什么人過來,做這么多的糕點也吃不完。”

  “自家肯定是吃不完,等好了后就送到各家去。”

  話剛落,春桃就一臉歡喜地說道:“太太,鄔老夫人跟夫人過來了。”

  清舒趕緊走出去,看到鄔老夫人趕緊上前想扶她,卻被老夫人輕輕地推開了:“你身子笨重,顧好自己。”

  “祖母,你怎么過來了?”

  鄔老夫人故意板著臉說道:“今兒個是福兒的生辰,我這個當太外婆的人能不來嗎?你也真是的,若不是斕曦說我都不知道。”

  “小孩子過生辰哪能勞動祖母呢!”

  鄔夫人說道:“去年孩子生辰我說讓辦個抓周宴你不樂意,今年怎么還請我們吃飯都不樂意了。”

  “哪有不樂意啊!只是這不是正好碰到國孝嘛!祖母、干娘,外面冷咱們進屋說。”

  鄔老夫人笑罵道:“知道冷你還站在外面,走,趕緊進去。”

  清舒有些無奈。不過懷個孕,怎么眾人都將她當易碎的瓷娃娃了。

  進屋后,鄔老夫人就問道:“福兒呢?”

  “在我老師那兒呢!我讓人去將他抱了來。”

  鄔老夫人指著斕曦牽著的果哥兒說道:“不用了,讓人將這潑猴帶去福哥兒那兒吧!咱們娘幾個坐在這好好說說話。”

  果哥兒不走,拉著清舒的裙擺說道:“姑姑,我要吃桂花糕。”

  “沒有桂花糕不過福哥兒那兒有水晶糕,你要吃的話就去福哥兒那兒拿。”

  果哥兒歡歡喜喜地去了。

  斕曦問道:“清舒,你們什么時候搬到西交胡同去?”

  清舒說道:“我原本準備等開春以后就搬,可考慮到在六月底生孩子。那兒肯定比較熱,所以我準備中秋以后再搬。”

  鄔夫人問道:“你六月底月就要生了,這個階段確實不宜搬家。不說孩子需要一段時間適應,就是大人都不習慣。”

  斕曦聞言說道:“清舒,那我這兩日就將果哥兒送過來吧!”

  果哥兒特別調皮,教他認字轉眼書本都成碎片;讓他描紅不僅弄得到桌椅上是墨汁,伺候的兩個丫鬟還得逞大花臉。而最讓她頭疼的是她要罰果哥兒,鄔夫人又舍不得護著。

  清舒笑著說道:“這兩日老師有事,三日后送過來吧!”

  鄔夫人關切地問道:“什么事啊?若是為難的可要告訴我們。”

  她其實也知道自己總是護著果哥兒對孩子不好,可看著孩子哭得可憐巴巴的又忍不住,放到清舒這兒來被打罵她也看不到。

  “沒什么事,就是老師的一個朋友辦了個聚會。”

  正說著話,芭蕉在外說道:“太太,縣主跟大姑娘過來了。”

  清舒看著兩人笑罵道:“你們不是說沒時間嗎?怎么也過來了。”

  感情之前的說辭都是哄著她呢!

  易安笑著說道:“我這不是想給你一個驚喜嗎?怎么樣,驚不驚喜?”

  走到清舒面前,她摸了下清舒微微隆起來的肚子說道:“我閨女怎么樣,這兩天乖不乖啊?”

  “什么你閨女啊,我可沒答應啊!”

  鄔老夫人說道:“易安,清舒肚子尖尖的瞧著應該又是個小子了。”

  易安坐到老夫人身邊,笑著說道:“世事無絕對,也許就是個姑娘呢!清舒,要是個姑娘的話可得給我做干女兒啊!”

  “景烯說你本來就是孩子的姨媽,沒必要再認干女兒。”

  這要給了易安做干女兒,豈不是皇帝成了孩子的干爹,這事符景烯萬萬不能答應。

  鄔夫人也笑罵道:“喜歡女兒到時候自己生去,總想著要別人的孩子算怎么回事。”

  易安撇撇嘴。

  鄔老夫人跟鄔夫人兩人在符府吃過午飯就回去了。等她們一走,易安就很沒形象地雙手攤開躺在軟塌上。

  封小瑜笑罵道:“你看你現在這個樣子哪有一點大家閨秀的樣子,我祖母看見了肯定要罰你了。”

  易安不在意地說道:“在外面裝得已經很辛苦了,要私底下還裝那真是一點樂趣都沒有了。說起來咱們四個人好久沒聚在一塊了,今日晚上咱們喝一杯。”

  屋子里的三個人,全都對她投去鄙視的眼神。

  封小瑜說道:“我跟斕曦都要喂奶,清舒懷著身孕,怎么喝酒?”

  易安坐起來說道:“懷個孕這不能做那不能吃,生孩子還容易難產一不小心就一尸兩命。咳,你們說要是男人能生孩子都好啊!”

  想著剛才鄔夫人的話,清舒笑著說道:“怎么,干娘就開始催生了。”

  “沒催生,但已經開始操心了。說我太瘦將來不好懷孩子,所以現在每次回家都做一大堆好吃的。”

  清舒看著她皮膚越來越好,說道:“你現在氣色很好,不需要再額外進補了。”

  說到這個易安就郁悶了:“不僅氣色好了,皮膚也變好了,你們沒發現我現在油光水滑的啊?”

  清舒笑得肚子都疼了:“哎喲、哎喲……”

  易安嚇得半條命都沒有了:“怎么了這是,來人,快去叫太醫。”

  清舒忙攔住她,笑著說道:“不是,是他踢我了。這孩子也是個調皮的,之前一直都不懂現在懂得倒頻繁。”

  易安覺得有趣,樂此不彼地摸了摸。

  下午的時候安安也過來了,不過她插不上話。

  回去的時候,她就有些悶悶不樂了。

  譚經業不由問道:“怎么了這事,大姐又訓你了?”

  安安搖頭道:“沒有。只是剛才姐姐與易安姐姐她們說話,我都搭不上話了。”

  譚經業覺得這個很正常:“她們是相交十幾年的朋友,聚在一起肯定有說不完的話你插不進去很正常。”

  安安搖頭道:“不是的,小時候她們對我很親切的,也不知道什么時候開始就跟她們沒話說了。”

  見譚經業一副想說又不知道怎么說的表情,安安笑道:“我知道,我與她們不是一路人。她們是豪門貴女,我只是一個小官之女。若不是姐姐,我當初連與她們坐在一張桌子吃飯的資格都沒有。”

  “既知道為何還難受了。”

  安安苦笑一聲說道:“我就覺得我與姐姐的差距越來越大了。”

  譚經業說道:“青鸞,人與人是不一樣的。像姐姐跟姐夫他們都是萬中無一之人,屬于真正的人尖子。這事呢我們也不差,許多人還羨慕我們呢!”

  其他不說,他大哥與弟弟就羨慕他娶了個好媳婦。

  安安點點頭道:“你說得對,我不能妄自菲薄。”

為更好的閱讀體驗,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,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, 轉碼聲明
快眼看書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家有悍妻怎么破,家有悍妻怎么破最新章節,家有悍妻怎么破 360小說
可以使用回車、←→快捷鍵閱讀
開啟瀑布流閱讀
分分彩是不是骗局,解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