帝火丹王 第三千三百三十九章 無盡恨意

小說:帝火丹王 作者:平凡心 更新時間:2019-07-17 08:27:23 源網站:360小說
  “為什么會這樣,究竟為什么……”

  黃明燦望著溪水當中自己的影像,早已經沒有了原來的瀟灑,一臉的頹然。?? ??w?w?w?.?r?an?wena`

  不如死了算了!

  一個聲音在黃明燦腦海中回蕩著。

  黃明燦已經無處可去,他已然產生了自殺的念頭。

  從小到大,他始終都是臨寒宗的招牌,就連他自己都認為,臨寒宗的宗主早晚都是他的。

  突然間,自己從掌上明珠淪落到棄兒,讓我無法接受。

  臨寒宗雖然是地下勢力,可畢竟是一方勢力,他從小的生活亦是非常優渥。

  現在他只能四處逃亡,他甚至不知道怎么生活。

  “呃,對,這一切的開始,就是同宋立那場比試,從那之后,老天似乎都要與我作對。”

  黃明燦突然想起了宋立,他覺得,一切的源頭便是從初見宋立開始的。

  “不錯,不錯!”黃明燦渾身顫抖起來。

  那個他熟悉的面孔,此時好似出現在他的面前。

  “去死,去死,去死……”

  黃明燦連續朝著身前的空氣全力的揮拳。

  轟轟轟!

  黃明燦面前的小溪在巨大的拳勁之下卷起,如同一面白色的毯子。

  連續轟出數拳后,黃明燦似乎解氣了,被卷起的溪水落下,小溪亦是恢復了正常的流動。

  “就是他!”黃明燦瞇著眼睛,披肩的長發顯得有些凌亂,他的臉上亦是浮現出從來都沒有過的陰狠。

  驟然之間,一把短匕出現在他的手中。

  沒有任何的猶疑,他痛快的將短匕插入自己的左臂。

  “啊!”

  黃明燦嘶吼起來,劇痛鉆心,可他卻沒有用自身的天闕之氣去抑制手臂的劇痛,更加沒有去止血。

  疼著疼著,黃明燦便習慣了,便不再覺得疼了。

  這個時候,他昂起頭,將短匕從胳膊上拔出來,鮮血狂涌。

  “哈哈,哈哈……”黃明燦將左臂揚起,側過頭看著自己手臂鮮血如注,大笑了起來。

  他任由著鮮血如同身前的小溪一樣流淌著,突然覺得,整個世界變得通紅,透過血液,再去看這個世界,讓他感覺無比的暢快。

  “宋立,我要你死,必須死……”

  黃明燦臉上的笑容漸漸的消失,取而代之的一抹厲色。

  “主教司,宋立竟然在主教司……”黃明燦突然變得異常的興奮。

  宋立的面容再次浮現在他的面前,是那樣的清晰,那樣的真實。

  不過這一次,他的內心只存恨意,卻沒有了之前的恐懼。

  “呵呵,主教司,一個不錯的去處,似乎,我黃明燦對于你們主教司也不是沒有半點用處吧。”

  黃明燦臉上浮現出一抹詭異的笑容,他的臉色變得蒼白無比,甚至開始有些昏厥。

  他意識到,自己可能流血過多。

  嘶!

  黃明燦沒有用天闕之氣卻止血,而是下意識的用舌頭去舔了一下自己左臂上的傷口,將流出來的鮮血舔入口中。

  就在這個時候,黃明燦察覺的周圍竟然有人。

  猛地回頭,卻看到安君。

  此時的安君渾身顫抖,她不敢相信,眼前這個如同瘋子一般的家伙,竟然是自己熟識的,仰慕了二十年的人。

  “黃,黃師兄……”

  安君的聲音顫抖著,她將頭低下,不敢去看黃明燦。

  黃明燦雙眼微瞇,他雖然變得更加瘋狂,卻沒有失憶,眼前這個女子,他當然認識的。

  他更加的知道,眼前這個女子,仰慕了他二十年。

  不過,此時的他腦海中沒有那些過往。

  “好,你來的正好!”

  黃明燦緩步邁向安君,嘴角流出了鮮血,那是他剛剛舔過的鮮血。

  安君渾身發冷,見黃明燦朝著自己走過來,她下意識的后退。

  “黃,黃師兄,你要干什么……”

  “你一定找我找的很辛苦吧,既然出來了,就別回去了。”

  “不,師父該擔心我了,我確定你沒事,沒事就好。”

  黃明燦步步緊逼,安君連連后退。

  “你要走么?那怎么行呢,你很有用的,非常的有用,沒有你,我怎么獲得主教司的信任呢。”

  安君雙瞳陡然瞪大,“你,你要干什么。”

  安君不明白黃明燦是什么意思,似乎又知道黃明燦想要做什么。

  “呵呵,你不是一直都非常仰慕我么,那師兄我今天就應了你,算是對你的報答吧。然后……”

  黃明燦話音未落,便伸手朝著安君抓去。

  “不!”

  安君撕心裂肺的喊起來,卻是沒有用。

  …………

  眼看著距離盛鼎大會開始不到一個月的時間,宋立等人已經準備好前往天神京。

  東離大陸管理十分的森嚴,天神京作為東廷的京都,大多數的時候,是不允許隨意進入的。

  一般來說,只有朝圣日,天神京才會向其他地方的信徒開放。

  平日里,只有天神京本地的居民,才能夠隨意的進入。

  不過,盛鼎大會期間,受到邀請的煉丹師,倒是可以進入天神京。

  而且,盛鼎大會這段時間,也會有一些受到邀請的虔誠的信徒,可以進入天神京觀看盛鼎大會。

  宋立是參加盛鼎大會的煉丹師,按照規矩,只可以帶兩人入城。

  這樣的話,龍紫嫣、耀月以及魯慧三人,肯定有一人無法跟去。

  好在,同宋立一同去盛鼎大會的蔡,只帶一個人,空出一個名額,宋立正好可以使用。

  至于付安,他本就是主教司的人,主教司的人是可以隨意初入天神京的。

  一群人浩浩蕩蕩,前往天神京。

  安陸城主教司的兩名首座,此次也要進入天神京。不過他們兩人,并沒有跟宋立他們同行。

  天神京地處安陸城中部,一路上,宋立甚至能夠看到,有一些教徒,沿途跪拜前行。

  聽蔡解釋后,宋立才知道,這些人乃是最虔誠的信徒。前往天神京是要朝圣的。

  要知道,天神京雖然地處中部,可東離大陸地域廣大。

  如此跪拜前行,至少要數年的時間才可能到達天神京的。

  對于這些人,宋立實在是無法理解。

  不過雖然不能理解,但心里頭仍舊尊重他們。

  別管怎么說,他們的這份毅力,著實令人敬佩。

  宋立等人一路飛掠前行,大約半個月的時間,終于到達天神京。

  天神京不愧為東廷的京都,雖然還沒有進城,但是在城外,宋立便已經能夠感受到一股撲面而來的莊嚴感。

  天神京城外,便是有著很多人。

  跪拜前行的朝圣者,亦是有著不少。

  可惜的是,最近的朝圣日,也要等到兩個月后。

  這些此時跪拜前行到天神京的信徒們,需要在城外等待兩個月,那時候才能夠入城。

  宋立等人自然不用在城外等待,亮出身份,守衛查探了一番,便放他們入城了。

  天神京的街道十分的寬闊,并且整潔無比。

  街道的正中間,鋪著大約三丈寬的白布,弄的宋立有些發懵。

  當然,宋立也不能直接開口詢問,只能側過頭看了耀月一眼,等著耀月解答。

  耀月微微皺眉,思慮了一下,道“不是朝圣日,地面也鋪著白布,著實有些不實際啊。”

  蔡苦笑了一下,道“的確如此,不過這樣不是能夠體現天神京的莊嚴感么。”

  宋立這才知道,街道中央的白布,竟然是那些朝圣者的專用道路。

  宋立還注意到,朝圣之路沒有哪怕半點的腳印,街道上的行人沒有任何人上去踏足。

  如此井然的一幕,讓宋立心生震撼的同時,亦是心生鄙夷。

  “天神京的客棧并不是自由入住的,不過咱們是主教司的人,應該早就安排好了住處,去詢問一下,就知道住在哪里了。”蔡道。

  蔡隨便找了一家客棧上前,客棧外,有專人在守候,

  “天神的光輝永照!”

  “天神的光輝永明!”

  蔡與客棧外的專人各自行禮后,蔡問道“我們是安陸城主教司的,請問在哪個客棧入住?”

  “安陸城!”那人深深的打量了下蔡以及宋立等人,露出鄙夷之色。

  “喏,那里!”那人指了個方向。

  順著他所指方向望過去,能夠看到,一家看起來有些小,而且有些殘破的客棧。雖然也在正街上,卻是不怎么起眼。

  當然,也沒有人在意,更加沒有人說什么。蔡看了那名侍者一眼,可能是對對方的態度有些不滿,也就沒有回話。

  幾個人來到事先安排好的客棧,很明顯這是一個臨時居所,連客棧的牌子都沒有。

  “算了,就住這里吧。”宋立嘆息一聲。

  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,安陸城主教司分堂是所有分堂中最小的,他們進入天神京自然也不受待見。

  “嘁,一個侍者罷了,得意什么。”榮德瞥了一眼。

  榮德身邊的溫黛輕輕的碰了一下榮德胳膊,示意榮德不要多嘴。

  “侍者怎么了?即便是侍者,也是主教司總部的侍者,你一個安陸城主教司的神使,也敢鄙夷我們?”

  榮德話音剛落,從這破敗客棧就走出來一名侍者。

  既然是侍者,那就肯定不是神官,即便相比于普通信徒,按道理說,他們也是沒有什么地位的。

  主教司中,豢養侍者。

  不但主教司總部有侍者,一些規模較大的分堂,也豢養著侍者。

  其實,在東廷之地,侍者就跟神渺大陸上的奴隸差不多。

  只不過,這些主教司總部的侍者,平時服侍的,均是總部中的一些手中權力極大的神官,時間長了,自然覺得自己有那些神官的庇護,囂張跋扈到了極點。

  經常來天神京的人,對這種現象都習以為常。

  不過,榮德以及宋立等人,顯然都不是經常來天神京的,對此顯得很詫異,也非常憤怒。

為更好的閱讀體驗,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,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, 轉碼聲明
快眼看書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帝火丹王,帝火丹王最新章節,帝火丹王 360小說
可以使用回車、←→快捷鍵閱讀
開啟瀑布流閱讀
分分彩是不是骗局,解密